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un的博客

读万卷书、行万里路、论天下事、交天下友,人生之乐事也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sun

山不择垒土,故能成其高,海不择细流,故能成其大。岁月不居,天道酬勤。惟大英雄方能得其中至味!

网易考拉推荐

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讲稿06:景帝清障  

2013-12-28 20:46:11|  分类: 历史人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讲稿06:景帝清障

 

   [画外音] 上一集讲到,汉景帝在立储的问题上曾经有过彷徨犹豫,他在继位之后就匆匆忙忙立了皇长子刘荣为太子,这一做法完全符合立嫡以长的祖制。但这后宫的五个女人出于不同目的,纷纷走上了左右太子位置的政治舞台,最后王美人异军突起,如愿以偿,使自己的儿子刘彻立为继位太子。这给人们的感觉是,立太子的事情都是这些女人们在发挥着作用,而汉景帝在立太子的事情上,则像在海上的一叶扁舟一样左右摇摆。那么汉景帝是不是太懦弱了?司马迁笔下的汉景帝究竟是怎样性格的一个人呢?在立太子这件事情上,汉景帝作为一个君主,他究竟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呢?

    上一集我们讲到,刘彻最后胜出,汉景帝在其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,尽管有五个女人相互角逐,但是起关键作用的其实是汉景帝。在这个过程中间,汉景帝的表现非常令人仔细品味。我们可以略举几个事例,比如说对于梁王,在他未立太子之前,他亲口许愿封梁王为储君,一旦梁王立了功,他马上就立他的皇长子刘荣为太子。等到第二次废了太子以后,就是等他废了皇长子刘荣以后,窦太后第二次发力的时候,他又借朝臣之意把窦太后的建议挡在了门外。所以在这个过程表现中间我就觉得,汉景帝善打太极拳,汉景帝这个人是个打太极拳的高手,他这一招一式看起来是软绵绵的,但是有千钧之力。再举一个例子来看看他的作用,再比如说他对薄皇后的利用,其实薄皇后他早就不喜欢了,只是因为薄皇后有她祖母薄太后的支持,但是薄太后在景帝前二年就死掉了。按说在景帝前二年以后他可以废掉薄皇后了,没有废。到景帝前四年立皇长子刘荣为太子的时候,这个时候可以废薄皇后立栗姬,他没有做。他搞了一个两下分家,皇后是薄皇后,太子是栗姬的儿子,他又放到这儿了。这样做使汉景帝就很从容了,他将来废皇后是件很容易的事情,废太子也是件很容易的事情。一直等到景帝前六年,他把薄皇后给废了,废了薄皇后他又不马上立。所以汉景帝在太子储君的问题处理中间,他始终在那儿打太极拳。这个打来打去就是让局外人,甚至于包括局内人都不知道,汉景帝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,到底谁是储君?到底谁能做皇后?所以景帝这个人是非常了不得的人,这是一个非常精于权术之人。在整个刘彻胜出的过程中间,其实最不幸的就是皇长子刘荣,他是最不幸了,就是因为他母亲的一句话,他丢了太子之位,而且这件事情,他被贬了以后事情并没有结束。他被贬为临江王以后过了两年,到汉景帝中元二年,刘荣又出了一件事,这个事导致刘荣丢了命,命都丢了。那么这是一件什么事,让已经废掉的皇长子刘荣最后死去了呢?

    这个事情的经过大致是这样的。汉朝从文帝以后,在各个诸侯国,还有各个郡的郡府所在地建了两种庙,一个是汉高祖刘邦的庙,另一个是汉文帝刘恒的庙,这两个都叫做祖庙,就是建了这个祖庙。这个祖庙建了以后它有一个庙宇,周围有一个围墙,另外庙的周围还有一些属于庙宇的地方,用一个矮的围墙把它围起来。这个废太子刘荣他出的事就在于,他做临江王的时候,他自己扩建他的宫殿,把宫殿扩建得侵占了祖庙的地方。当然侵占的不是祖庙的内院,是祖庙外边那个小围墙围的那块地,侵占了,这就算违法了。结果这个事情报告到中央政府以后,汉景帝就下令召刘荣进京。刘荣据说进京的时候就很不幸,他刚一上路,他那个车的车轴就断了,所以临江国的老百姓当时就预言,说他们的国君不会再回来了。事情果然不错,到了京城以后,就把他押到中尉府。这个中尉我解释一下,中尉的这个职务是管首都的社会治安,相当于我们现在北京市的公安局长。这个中尉是《史记·酷吏列传》明文记载的一个酷吏,叫郅都,他审这个案子。郅都这个人执法非常严酷,刘荣为了说明这个情况向郅都要纸要笔,就是我要写封信,给我的父皇写一封信,一方面说明情况,一方面我要谢罪,郅都不给,连纸和笔写封信都不给。最后还是谁呢?就是我们前面讲到的窦太后的侄子窦婴,他做过刘荣的太子太傅,他给刘荣偷偷地送了纸、笔,刘荣就写了一封绝笔书,写完以后就自杀了。

   [画外音] 通过王立群先生的分析可以看出,汉景帝是一个很会打“太极拳”的皇帝,他在以巧力制约着各方面力量对皇太子之位的窥测,那五个女人在太子之位上的纷争,只不过是汉景帝借力打力的砝码而已。所以皇十子刘彻成为继位太子,表面上看是刘彻的母亲王美人的胜利,其实没有汉景帝的最终点头认可也是行不通的。正所谓几多欢喜几多愁,刘彻胜了,他的哥哥刘荣却最终命丧黄泉。那么,这个结果是汉景帝的初衷吗?刘荣为什么会有这个下场呢?《史记·外戚世家》中如何记录这一重大事件呢?广告之后继续讲述。

    刚才王立群先生讲到汉景帝并不是一个任人摆布的皇帝,他其实是一个精于权术的皇帝,做起事来不显山不露水,任何人不过都是汉景帝棋盘上的一粒棋子。那么,掌握生杀大权的汉景帝能够立皇十子刘彻为继位太子,为什么他就不能保全自己的儿子刘荣的性命呢?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谁应该为刘荣之死负责任呢?

    刘荣自杀以后,这个消息对当时的朝野震动很大。曾经有人这样问过我,说这个刘荣如果说他不犯法,他会不会最后被杀掉?我觉得要回答这个问题,其实你要想清两个问题就好办了,第一,刘荣为什么被杀?第二,谁主谋杀害了刘荣,就是谁指使的这件事?要回答这两个问题,我们首先考察一下刘荣死以后,我们看看各方的反应。牵动这个事的人首先一个是他的祖母窦太后,第二个是他的生身父亲汉景帝,大家可以想想,这两个人跟刘荣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。至于他的母亲栗姬早已经忧愤而死了,他母亲家在朝中做官的这些人也被汉景帝全部处死了,所以刘荣这个时候在他母亲这一支中间,已经是完全没有亲属了。所以刘荣的死首先是恐惧,他不知道他会有一个什么样的下场。在人的一生中间,最让人恐惧的是未来,只有未来最让人恐惧,这不光是古人,也包括今人;不光是包括我们在座的人,也包括我这个主讲人。大家最恐惧的事情,未来,因为你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,这是一个最大的恐惧,何况是投到中尉府中间那个临江王刘荣呢。刘荣他还是一个孩子,他对他前途的恐惧这是导致他自杀的最重要的原因,他不知道未来是个什么样子。

    自杀以后,第一个做出强烈反应的人是他的老祖母窦太后,窦太后听说她的长孙自杀了,窦太后是勃然大怒,立即要求把审这个案件的中尉郅都处死。我们讲过她是个很有权势的人,她偏爱的是她的幼子刘武,那是在争夺储君的时候,现在储君的位置定了,她对她的孙子也很疼爱啊。我们都知道人类都有一种隔代情结,作为一个祖母,对自己的长孙那是很有情感的,虽然他被废掉了还是自己的长孙。结果这个小孩子就这么一点错就被逼自杀了,所以窦太后要求汉景帝立即处死郅都。窦太后的这个意见我们可以理解,这是一个祖母的愤怒,不过这个意见显得有一点偏激,因为到底这个郅都有多大的责任我们还没有分清。这是一个反应,下面我们再看汉景帝的反应。按照常理来说,自己的儿子死了,特别是自己的长子死了,作为父亲应当感到什么?应当首先感到的反应,痛心、震惊,可是汉景帝对刘荣之死的反应一不痛心、二不震惊,好像死的是人家的孩子,不是他的儿子。窦太后要求把郅都处死的时候,汉景帝是怎么做的呢?汉景帝被迫无奈把这个郅都免了官,他是以罚代杀,就是我罚了你不再杀了。免官到家里去没有几个月,然后汉景帝就派人亲自到郅都的家安慰郅都,任命郅都做雁门郡的太守。为什么把他派到雁门郡?雁门郡是很远的地方,是属于边关。他不但派他到雁门郡做太守,而且给他一个授权,他可以便宜行事,所谓便宜行事,就是遇到情况紧急的时候,郅都可以不向任何人报告,就可以擅自做主来处理问题,这是一个特权啊。汉景帝这样一个反应,窦太后是那样一个反应,我们从父亲和祖母的两种不同反应来看,你们能品出来一个什么问题呢?窦太后的反应是很正常的,汉景帝的反应让人感到非常奇怪。

   [画外音] 刘荣虽然不是太子了,但毕竟是汉景帝的儿子,还是皇子,所以刘荣的狱中自杀引起了轩然大波。刘荣的奶奶窦太后听说后勃然大怒,要求把审理这个案件的官员郅都处死。但汉景帝知道自己的儿子刘荣之死后,竟然有些无动于衷,并且还很偏袒审理这个案件的负责人郅都,不想处理郅都。那么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《史记·酷吏列传》记载的郅都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?

    我们可以通过三件事来看一看这个郅都是个什么人。郅都他原来是汉景帝身边的一个侍从。有一次汉景帝外出打猎,汉景帝这次打猎带了一个他的妃子,姓贾,史书叫她贾姬。然后在打猎的途中,贾姬就去了皇家猎苑的卫生间,贾姬刚进了卫生间,发生了一个意外,一头野猪,因为这是皇家打猎的场所,那个野猪突然间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,也一头钻到卫生间里了,贾姬跟野猪是一前一后进了卫生间,汉景帝一见是大惊失色。贾姬在汉景帝心目中间是个什么地位呢?我举一个例子大家就能明白了。这个贾姬为汉景帝生了三个儿子,汉景帝一共是十四个儿子,她生了三个,仅次于王夫人的妹妹王兒姁,她是冠军生了四个,这个是个亚军,生了三个。在当时我们知道汉景帝这个人他有一个特点,他宠爱的人是一个劲儿地生,他不宠爱的是一个也不生。那个薄皇后是一个没有生,王夫人生了四个是一龙三凤,王夫人的妹妹王兒姁是生了四个儿子,这个贾姬是生了三个儿子,可见贾姬在景帝的眼里那是很有地位的人。所以景帝一看野猪也进了卫生间,就大惊失色,就使眼色给郅都,叫他进卫生间去救贾姬。郅都是权当没看见,纹丝不动。景帝一看就毛了,景帝提着剑就要往卫生间里边冲。郅都就拦住景帝的路,噗通一声跪下来说,皇上,贾姬不过就是一个女人啊,死一个女人下面还会再进一个女人,天下的女人有的是啊。你即使不爱惜自己的生命的话,你也得为太后考虑考虑啊,你也得为大汉江山考虑一下,你怎么能为了一个女人你就去冒险呢?因为郅都我刚才说过了他属于酷吏,酷吏有一个很大的特点,汉代的酷吏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,只忠于皇帝一个人,其他人完全不管,皇帝的生命高于一切,其他的人哪怕野猪把贾姬给吃了或者伤了,郅都完全不考虑。郅都说得很清楚,这个死了,下一个就来了,老的不去新的不来啊,所以他就阻止了汉景帝的冒险。后来,这是一场虚惊,那个野猪在卫生间里转了一圈又出来了。野猪出来以后,惊魂未定的贾姬也出来了,是一场虚惊。但是这个事立即就被报告到窦太后那儿去了,窦太后一听,这个郅都行,救了我儿子一命,所以窦太后就立即重赏了郅都,从此以后郅都就大得信任,所以这个主审官有这么一个故事。

    那么这件事说明什么呢?说明汉景帝在处理贾姬这件事情的时候,他完全不了解郅都,他要了解他,他就知道这个人,你别说给他使眼色了,你就是踹他一脚他也不进卫生间,他不可能去的,他不了解他。但是经过这件事,汉景帝对郅都有了深刻了解。所以过了不久,齐地的济南郡出现了一些不法豪强,然后汉景帝就毫不犹豫地把郅都给派过去了。郅都到那儿以后,三下五除二,把为首的豪强一下就杀了,杀了以后,整个济南郡都害怕,连邻近的郡守见了郅都就像见了上级一样。就是郅都这个人还有镇压豪强,执法严厉的一面。第三件事就是我们前面讲汉景帝废立太子的时候,是一边废立太子,一边杀栗姬在朝中的亲属,这个我们前一集讲过。那么杀栗姬亲属的人是谁呢?就是这个郅都。而且还有一个背景,当时要杀栗姬在朝中的亲属的时候,中尉并不是郅都,当时的中尉是谁呢?是一个叫卫绾的人,这个人我们下面还会讲到他。但是汉景帝觉得卫绾这个人比较忠厚,不适合做这种杀人的事,他就临时叫卫绾你回去休假,给你放几个月的假。临时把郅都派过来,郅都一上任把栗姬的亲属三下五除二全部杀光,所以郅都是这么一个人。所以我觉得在野猪事件的过程中间,汉景帝对郅都并不了解,但是济南郡的事件和杀栗姬亲属的事件中间,汉景帝对郅都已经有了非常深刻的了解,至少他知道,在什么时候、什么情况下可以启用郅都,这一点应当没有疑问的。

   [画外音] 郅都是一个如此秉章办事的人,而且是让汉景帝非常信任的一个臣子,看来让郅都审理废太子刘荣一案是汉景帝早就盘算好的,刘荣被杀应该是汉景帝早已预料到的事情。既然如此,那么汉景帝为什么还要郅都来审理废太子刘荣一案呢?他难道不想放过儿子刘荣吗?刘荣之死背后究竟有着怎样不可告人的秘密呢?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是如何揭露这一历史真相呢?广告之后继续讲述。

    刚才王立群先生讲到,郅都是一个只为皇帝负责的秉公执法的官员,而且通过几件事郅都最终获得了汉景帝的信任,所以让郅都审理废太子刘荣一案,汉景帝对审理的结果一定是心知肚明的。那么,汉景帝明明知道让郅都审理这个案件刘荣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,为什么还要让郅都审理这个案子呢?老谋深算的汉景帝究竟想做什么呢?王立群先生对刘荣之死又有着怎样独特的分析呢?

    如果我们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,一个,刘荣自杀以后,汉景帝跟窦太后的两种不同反应,两个人反应不一样,一个是痛心疾首,一个是麻木不仁,两种不同的反应。再一个,从汉景帝任命的处理这个案件的主审人的身份来看,要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看,我们至少可以得出一个结论,皇长子刘荣被逼自杀这件事情汉景帝脱不了干系。我们可以倒过来推想一下,如果说他没有充分的心理准备,那么,当皇长子刘荣自杀的消息传来的时候,他能不感到悲痛吗?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啊,既然儿子的死讯来到以后他麻木不仁,反过来说明他早就料定刘荣可能会有这么个结局,这是一点。再一个,那个主审人郅都是个非常可怕的人,他汉景帝杀栗姬的亲属的时候,他临时换下了卫绾把郅都派上去,你要把这两件事合起来看。当然史学界没有人这样讲,根据我个人的认为,刘荣之死汉景帝是主谋,是他逼杀了自己的皇长子。当然这个结论要说出来,可能会引起大家的一些疑虑,其中最大的疑虑就是,一个做父亲的人,一个做皇帝的人,为什么一定要逼杀自己的皇长子呢?他已经不做太子了,他不可能再威胁到其他的人了,那么为什么还要把他赶尽杀绝呢?

    我想,这里边不外这么几个原因,第一,废太子的身份,历朝历代被废的太子结局都非常惨。因为太子是储君,储君就是后备君主,所以,无论谁被立为太子之后,在太子的周围总有一些大臣在积极地支持他,这些大臣围绕在太子的身边其实只有一个目的,就是一旦太子登基以后,他们就成了拥立太子登基的有功之臣,他有一个拥立之功,这个拥立之功就可以使他们获得高官厚禄、荣华富贵,所以每一个太子的身边都会有一群人在支持他。那么这一群人支持他,对于登基的太子来说自然是自己的左膀右臂,对于废掉的太子来说,这个废太子和他周围的人就成了皇帝心中的心腹大患。因为这些人随时可以再把废太子抬出来和新太子抗衡,所以刘荣在这点上他很不谨慎。其实刘荣从太子的位上贬到临江王的时候,他应当非常清楚自己的地位,是个什么地位呢?是个已经被废掉的太子,已经废掉的太子他地位非常不稳,他随时可能被皇帝,还有新太子视为政敌,视为隐患,所以废太子必须要十分小心。当然刘荣有他的必死之道,就是他的身份决定了他有必死之道。当然他还有取死之道,他的取死之道就是他的不谨慎。你已经被废了,你的母亲被杀了,你的母亲家族的人也被杀了,你自己的地位可以说是朝不保夕。在这种情况下你应当要极其小心,极其谨慎。他竟然扩建宫殿占了祖庙的地,这明显是违法的事啊,这件事无论从哪一方面讲,都是万万做不得的事情,可是刘荣做了。我们从这点来看,刘荣这个人不智,很不理智,很不聪明,就是他意识不到自己身份的危险性,他还以皇子自居,以诸侯王自居。他和其他没有做过太子的那些诸侯王完全不同,他们不可能对新太子构成威胁,惟独这个废太子最容易对新立的太子构成威胁,所以废太子要特别小心。这是刘荣犯了大忌,这也是刘荣被杀的第一个原因,他的身份。

    再一个,刘荣被杀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汉景帝在废太子的时候遇到了强大的阻力,主要是两个人,这两个人都是了不得的人。一个是周亚夫,我们前一集讲过,周亚夫是平定吴楚七国之乱的太尉,立了大功的人,是周勃之子,立了大功,周亚夫可以说是景帝朝的重臣、功臣。一个是周亚夫坚决反对,另一个坚决反对的是谁呢?是平定吴楚七国之乱的另一个主帅,大将军窦婴,在吴楚七国之乱平定以后,窦婴因为平叛有功被封为魏其侯。所以两个人都非常有地位,非常有身份,特别是景帝朝平定吴楚七国之乱,朝中的大事基本上就是条侯、魏其侯两个人说了算,条侯就是周亚夫,魏其侯就是窦婴,这两个人是坚决反对废太子刘荣,不同意。这两个景帝朝最大的功臣跟重臣都是废太子刘荣最坚决的拥护者,这岂不是把刘荣给害死了吗?你想想有这么两个人拥护着他,汉景帝能不提防吗?这两个人你想想,他们那么大的权力,那么大的声望,如果说在景帝百年之后,这两个人打出来拥立废太子刘荣的这个旗号的话,刘彻能对抗得住吗?这是汉景帝非常担心的事情,这也就是汉景帝一定要想办法把废太子刘荣除掉的最根本的原因。这一集的题目叫《景帝清障》,他要清除太子刘彻登基道路上的障碍,这个障碍第一个,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就是废太子刘荣,这就导致刘荣被逼自杀。当然刘荣自杀了并不意味着这件事情了结,这个废立之争的余波还要延续下去,并不意味这件事情全部结束了。那么刘荣虽然被杀了,拥护刘荣的人还在,拥护刘荣的周亚夫还在吧,窦婴还在吧,这些人还会有什么动静呢?汉景帝对他们还会有些什么行动呢?请看下集《平安太子》,谢谢大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根据视频记录修订整理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